堂吉伟德:“冰书挑战”是大众娱乐里的小众游

  近两日,源自脸书(Facebook)上的“冰书挑战”活动蔓延到了微博,作家马伯庸、编剧史航、作家李西闽等文化名人开始在微博上列书单,写出对自己影响最大的十本书。香港作家廖伟棠在微博中说,冰书挑战最近在脸书上很流行,要求被点到名的挑战者迅速列出影响自己最大的十本书,然后再点名十位挑战者,继续将书单列下去并告知点名者。(9月9日《重庆晚报》)

  “冰桶挑战”的余热尚未散去,“冰书挑战”的游戏又粉墨登场,网络这个快捷的通道里,每时总会产生很多的兴奋点,每刻也会消亡很多的时尚元素。“冰书挑战”的游戏并不复杂,其原理跟已玩得烂熟的“冰桶挑战”如出一辙。“冰桶挑战”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流行开来,就在于其具备了两个元素,一是最基本的慈善和爱心用意,并让全社会对“渐冻人”这个特殊的群体,有了更多的关注;二是有“冰桶浇头”这种有图有的展示,那种略带“自虐”和“狼狈”的场景,满足了围观者的猎奇心态,并因之成为最大的卖点。

  不过“冰桶挑战”有了陈光标的极致之后,瞬间便全面停止并从公众视野中消失。相比较而言,卖相更少的冰书挑战,更容易走向速死的结局。严格的说,“冰书挑战”并没有什么值得称道之处,类似于“背书名”的游戏形式缺乏挑战性,除了透过此表达出自己的与众不同,以及个人“读书多而高”之外,似乎并无特别的意义。除了圈内人的自娱自乐之外,恐怕很难成为一种大众游戏。

  之所以“冰书挑战”难以再次上演一次“网络传奇”,就在于“国内不读书”的现实使然。为了参与游戏,很多人或许会在背书名上下一番功夫,并在新奇巧怪的书名颇费苦心,但未必就会线本书来读。即便活动开展得如火如荼,但对于促进全民读书,增加个人修养并没有多少裨益。因而,其最终的走向也就难言乐观,除了几个真正的“读书人”之间的小众化娱乐之外,很难激起大众参与的兴致。

  或许,就连很多人期望的“至少可以引发全民读书热情”的最低预期,恐怕也很难实现。网络流行要具有很多的元素,就像那首“小苹果”一样,不应有太高的门槛并充满着喜感。但即便如此,依然跟所有的网络神曲一样,很快就会让人意兴阑珊。在快餐时代玩“高大上”的游戏,就像拿大块头书籍装点门面一样,很容易陷入虚无的境地,并仅成为少众化的游戏。

  不过,作为一种网络文化现象,“冰书挑战”的前景与出路,不失为解剖网民结构与大众兴趣的一次契机,并通过网络的意识形态的解剖,还原到对现实境况的洞悉。严格的说,“冰书挑战”本具有深厚的底蕴和深刻的内涵,却无法支撑起大众娱乐和消费的需求。尽管现实对内涵极为渴望,但网络的属性却相对肤浅。当然对于公众来说,不必纠结于“冰书挑战”会不会成为一场全民参与的文化景观,因为网络世界的“短命”际遇,对于文化复兴和读书兴趣来说,真的起不到任何作用。

  “冰书挑战”是娱乐至死,还是文化景观,并非一道不可解答的是非题。跟其他网络行为一样,其不过是大众平台里的小众游戏,就像“你懂的”的热词一样,喧嚣一阵之后终将回归沉寂,网络又将寻找其新的热点,但对于读书人和文化界来说,不预设假如才是最好的直面与回答。

  习看望教师李克强 达沃斯年会国学泰斗汤一介逝世芙蓉姐姐微博征婚政协委员被拘禁河南农妇组山寨政府马航MH17坠机原因教师节南海填海造岛iPhone 6刘翔结婚美两名九旬老太结婚苹果新品发布会凯特王妃怀二胎小学生楼顶做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