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报:中国式“大众娱乐”的文化缺失

  当今中国社会的文化氛围是以“文化消费”“大众娱乐”为重要主题语的。“收视率”“票房”成为娱乐性文艺作品体现自身价值的最直观的量化指标,这合乎时代潮流,无可争议。在这样的时代语境之下,“娱乐戏剧”“商业戏剧”汇入文化主流,成为主流戏剧的重要组成部分,这同样合乎时代潮流。

  中国当代文化如此,以欧美当代文化为代表的西方当代文化更是如此。但是,我们需要看到这份相似中的不同,以及这不同所映照出的我们今天文化生态的缺失。

  在全球文化语境中所说的“大众文化”或者“大众娱乐”,是在工业文明高水平发展并深度进入后工业文明之后,在现代都市族群中产生的“后现代”文化形态。由于历史原因,我们的当代文化并没有完整地经历从“经典”到“现代”的积淀过程就直接进入了“后现代”——我们汇入大众娱乐的时尚潮流在相当程度上是被动的,是被“全球化”裹挟着进入“后现代”的,即“被后现代”——跨越性的发展虽然“节约”了时间,但却使我们当前的文化生态倾向于单薄的娱乐化,缺少经典文化的积淀与支撑。

  西方当代大众文化则经历过经典文化的充分滋养,走了一条从经典到现代再到后现代的积累传承之路,故而今天的大众文化呈现出有深厚积淀基础、多元并存的形态。他们的消费文化、大众娱乐,是一种表面无序实则有序、看似充分自由实则有自我调控节制能力的后现代文化形态。也就是说,这种大众娱乐其实是一种“有着深厚经典文化背景的当代娱乐狂欢”。

  在商业化程度高的美国,其大众文化中既有拉斯维加斯赌场里令人叹为观止的歌舞杂耍秀场,也有各大城市众多交响乐、芭蕾舞等经典艺术表演团体,更有林肯艺术中心这样世界著名的高雅艺术殿堂。仅就纽约的戏剧表演而言,既有集中在时代广场附近以演音乐剧为标志的“百老汇”商业文化,也有散落纽约各处以演主流戏剧为标志的“外百老汇”精英文化,还有数不胜数的以演实验戏剧为标志的“外外百老汇”先锋文化。此外,几乎每个城市都有非赢利性剧团和遍布美国全境的大大小小的莎士比亚戏剧节。

  在欧美,戏剧舞台上有大量拆解重构莎士比亚戏剧的后现代作品——如果观众没有必要的欣赏经验和文化积淀,这种解构和戏说就只能使观众产生对经典的误解。但欧美舞台上对莎士比亚的解构和戏说,是建立在莎翁经典已经持续传播了几百年、其经典性文化精神已经融入人们欣赏经验和文化背景基础上的。也只有当观众已经充分理解莎士比亚经典原本意义时,创作者在不同时代从不同角度对莎士比亚的新读解和新阐发才能体现出新的意义。因此,当《哈姆雷特》被解构成一个纠缠于恋母情结的荒诞故事或者被戏说成一个老少咸宜的《狮子王》时,他们的观众并不会由此误认为莎士比亚竟然如此另类或者如此肤浅。

  上述例子至少可以透出两方面的信息。横向理解,这意味着欧美的大众文化生态让受众享有丰富多样的文化产品可以随意挑选,从而掌握了分档次、分层级接受文化熏染的主动权,即消费者有充分的选择可能性;纵向理解,这意味着欧美的大众文化受众拥有完整连贯的文化积淀,从而具备相应的修养和鉴赏力,即消费者有必要的选择能力。

  我并不想说欧美的大众文化比我们的更健全。我想说的是:具有准确内涵的大众文化才是真正服务于大众的文化,具有完整外延的大众娱乐才是真正属于大众的娱乐。表面上看,“娱乐”是全球化时代东西方各国大众文化的共性,但这种娱乐的背后和身边是经典文化的历史积淀与当代再生,后者恰恰是我们今天的文化生态所欠缺的一环。我们没有理由仅仅受利益的驱动而将经典文化、精英文化置于大众接受和选择之外——相反,我们需要为人们提供一个多元并置的文化生态,并引导当代与未来的受众进行经典文化的补习。

  从受众角度来说,他们在消费娱乐文化的同时也需要接受经典文化、精英文化的机会和选择,这可以说是大众在文化消费方面的基本权益。这不是贬低“大众娱乐”,而是希望全社会共同享有娱乐的同时,让一部分人有机会也有能力选择接受更具经典文化含量的艺术产品的熏染,这才是真正的“大众观念”。身为文化产品的制作者和传播者,我们应该做的不是以追求利益最大化为理由妨碍甚至剥夺大众对不同文化的选择权,有意无意地制造文化传播与接受上的信息不对称。今天的“通过市场体现价值”也不意味着文艺作品要以自贬身价的方式去迎合大众,而是要求我们在文化推广与销售的过程中为不同的文化产品与受众建立广泛有效的连接通道,并依靠这样的通道让真正有质量、有品位、有益于心灵滋养的精英文化产品与娱乐文化产品都有机会面对大众,既将“新酒”摆进卖场,也将“老酒”推出深巷,而把选择的权利交给大众。

  与此同时,娱乐也需要承担一部分主流文化责任。这主要体现在娱乐所表达的文化价值观、社会道德观应该与主流价值观念、主流道德规范以及所谓“公序良俗”相适应。其实一个社会的主流价值观与道德观主要是由经典文化、精英文化来建构和定义的,娱乐文化要做的是与之相符,并通过为大众所喜闻乐见的形式将其进一步传播。但是,正因为我们缺少经典文化、精英文化的基础铺垫,因此大众娱乐在传播主流价值观、遵守公序良俗底线方面就显得尤为重要。

  反过来,这也更说明在娱乐时尚潮流中有意识地进行经典文化、精英文化“补课”的必要。经典文化艺术的“补课”意义重大但却十分艰难,毕竟文化艺术的延续和积淀对社会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不能很快收到实际功效和利益回报,更不能直接用量化的经济指标体现价值,这在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商品社会中是一件颇有些尴尬的事。但如果在我们的现代文明发展进程中,经典文化、精英文化不能在主流文化中坚实有力地占据自己应有的位置,娱乐文化必将毫不客气地填补空缺甚至恣意泛滥,由此造成的深层负面影响若干年以后将会日益显现,到时将积重难返。

上一篇:上一篇:新华网:让Cosplay走近大众 下一篇:下一篇:大众中国娱乐大众(图)